天气预报:
  【用户登录】
首页 ==>> 法律服务 ==>> 法律援助 ==> 列表
  字体:【 】  【打印本页】【关闭】
一波三折,成功为未成年人追讨抚养费
上载时间:2019/6/25 14:46:56     点击次数:88   信息编辑:井研县司法局

关键词】抚养费纠纷、未成年人、援助、责任

案情简介丁某(化名,男)与李某(化名,女)于2003年12月办理结婚登记,李某于2005年9月生育儿子小丁(化名),2008年5月,丁某和李某因感情不和,经法院调解离婚,同时约定儿子小丁由父亲丁某抚养,母亲李某自2008年起每年12月30日前支付小丁抚育费2000元直至小丁满18周岁止,小丁的教育费和医疗费用凭正式发票由丁某和李某各承担二分之一。但实际上,丁某与李某离婚后,李某并未按照约定履行对小丁的抚养义务,从来没有支付抚养费用,小丁的成长费用全部由丁某一人独自承担。

丁某平时有个“爱好”,就是爱喝点小酒。离婚后,丁某心理上受到了很大的打击,情绪低落,对喝酒慢慢上瘾,不知不觉渐渐养成了酗酒的习惯。长此以往,丁某的身体便出了问题,神经受损,具体表现为神志时而清醒、时而混乱。丁某由于长期酗酒,导致近5年来言行紊乱,后在母亲刘某(化名)的陪伴下于于2017年5月到乐山市精神卫生中心住院治疗,后经医院诊断为:使用酒精引起的精神性障碍。

丁某生病入院,逐渐丧失了部分生活自理的能力,这让已经年过花甲的刘某感觉天都塌了。自丁某和李某离婚以来,小丁就一直由其奶奶照顾,一家人的经济来源就靠丁某打点临工挣点生活费,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丁某生病后,当地政府为刘某申请了低保补助,平时祖孙三人的生活全靠刘某的低保补助和亲友的接济。现在随着小丁的学习、生活费用的增加,低保补助和亲友的接济已经完全不能满足三人的生活需要。于是刘某来到当地司法所寻求帮助,乡司法所工作人员了解情况后,建议小丁可以要求其母亲承担抚养义务,支付小丁的抚养费。工作人员遂引导刘某带上资料来到井研县法律援助中心申请法律援助,以小丁的名义起诉其母亲李某要求支付抚养费。援助中心的工作人员经过询问得知,李某户籍现在已迁至成都市温江区,若起诉李某,根据《四川省法律援助条例》的相关规定,案件应该向李某居住地成都市温江区的法律援助机构申请法律援助。鉴于小丁系未成年人,刘某也年岁已高,若因诉讼来回奔波实属困难,援助中心随即向县司法局汇报此案的特殊情况,经研究讨论,考虑到小丁一家的特殊情况,同时也为了保障未成年人小丁的合法权益,践行“便民”这一援助原则,该抚养费纠纷案由井研县法律援助中心受理。县援助中心庚即受理并指派办案人员办理。

办案人员接到指派后,及时与刘某取得联系,向其详细了解案情和丁某的病情。办案人员还尝试与李某沟通,但由于李某不配合,并没有取得办案人员预期的效果。通过与刘某的沟通得知,自丁某与李某离婚后,李某就再未给过小丁任何生活费,日常开支全由刘某负担,学习和生活也由刘某照料。目前刘某年岁已高,而且丁某生病后也失去了劳动能力,无法再外出打工挣钱,家里经济状况十分困难,这对小丁的健康成长以及学习非常不利,所以刘某要求李某支付抚养费的愿望非常迫切。在详细了解情况后,办案人员就诉讼风险及程序等相关事宜向刘某进行告知,一是若小丁要提起诉讼,小丁实施民事法律行为由其法定代理人丁某代理,但丁某目前的身体状况根本无法参与诉讼,诉讼的前提首先是要对丁某进行民事行为能力鉴定。若丁某被鉴定为限制或无民事行为能力,小丁的监护人由刘某担任,刘某须积极配合。二是若提起诉讼,李某作为小丁的亲生母亲,有可能会要求变更子女抚养并带走小丁,刘某要有最坏的心理准备。刘某均表示愿意承担诉讼的后果。

办案人员经过与当事人进行充分沟通,拟定了办案思路,第一步就是引导帮助刘某带领丁某进行司法鉴定。刚走到第一步,刘某就犯了愁,司法鉴定的鉴定费用都拿不出来,该怎么办呢?办案人员在了解到刘某的难处后及时向县援助中心汇报,县援助中心向市援助中心申请就司法鉴定提供法律援助。得到市法律援助中心的支持后,丁某获得了免费的司法鉴定。经鉴定,丁某的民事行为能力被评定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刘某拿到《司法鉴定意见书》后,第一时间将鉴定报告交到办案人员手中,案件进行第二步,办案人员代理刘某向井研县人民法院提起申请,申请宣告丁某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并指定刘某为丁某的监护人。经过开庭审理,法院依法作出判决,判决被申请人丁某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指定申请人刘某为被申请人丁某的监护人。刘某拿到《民事判决书》后,案件进行第三步,办案人员将各项证据材料准备充分后,代理小丁将追讨抚养费的案件向成都市温江区人民法院提交立案申请,成都市温江区人民法院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进行了审理。本案在审理过程中,法院主持调解,经过办案人员耐心的释法说理,促使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协议:被告李某从2020年起每年2月12日前支付原告小丁上一年的生活费3000元直至其独立生活时止,原告小丁的普通教育费及经保险报销后的医疗费由被告李某承担50%。

该案一波三折,经过鉴定丁某民事行为能力程序、宣告丁某民事行为能力判决程序、小丁起诉母亲李某支付抚养费程序,在办案人员和法律援助机构的帮助下,最终帮助小丁追讨到抚养费,全力维护了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

案件点评

父母离婚后,子女无论由父或母直接抚养,仍是父母双方的子女,一方抚养的子女,另一方应负担必要的生活费和教育费的一部或全部,负担费用的多少和期限的长短,由双方协议,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判决。本案中,小丁由父亲丁某抚养,但仍为母亲李某的子女,李某应给付相应的生活、教育等费用。我国婚姻法和未成年人保护法明确规定了保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的原则,尽可能预防和减少由于父母的离婚给未成年子女带来的生活环境上的影响及未成年子女性格养成、思想变化、学习成长等不利因素。本案正是基于最大限度保障未成年子女利益的考量,有效的维护了受援人小丁的合法权益。

延伸阅读:
0 0 0 0 0 0 0 0
震惊 不解 愤怒 杯具 无聊 高兴 支持 超赞
分享到:
我来说两句                     我来说两句已有0条评论,点击全部查看
尊姓大名:
验证码:  5045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