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件主题: 黄钵乡政府干部充当村霸保护伞
发 件 人: 王小英
信件类别: 县委书记信箱
信件内容: 尊敬的井研县委书记: 您好。我是井研县黄钵乡椒子村农民王小英,我家3个人的3.5亩承包地(2017年井研县人民政府给我家发了证的,编号:511124206212090035J)被强占了,找了村里和乡政府很多次都不管,请领导帮我主持公道,我是农民,我要种地吃饭。事事情是这样的:2002年起至今,我和丈夫张成义外出务工。我们一家人外出后,椒子村七组原来的组长张俊华以组长的权利未经我们夫妻和社员代表同意,私自将我家3份承包土地无偿地转包给本组村民范绍川,由于原来种的是竹子地里变化不大,我们一直不知道此事。直到2018年,范绍川杖势自已亲哥范绍云是黄钵乡国土员的关系,得知以黄钵乡有退耕还林计划指标等补贴政策,在我家承包地上挖载开厢栽上果树我们才知道。这些年,范绍川还冒用我丈夫张成义的名字,领了粮食直补等补贴。随后,我们一家不干,找了乡政府解决,乡政府以椒子村七组原组长张俊华私自将我家承包土地转包给范绍川长期经营的便条为由,强迫我们继续无偿将承包土地全部归范绍川经营管理,直到2029年承包期满为止,这期间的国家退耕还林补贴仍归范绍川所有,我们一家坚决不同意,林业员周明超多次恐吓我们说我们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无效,可以给我们撤销了。我们始终相信党和政府,我又于2019年7月25日下午3点到黄钵乡政府找党委政府书记提交书面诉求,当时李游乡长让##副乡长调查后给回复。我们一家满怀期待,直到现在都没得到答复。后来我又去了信访局、纪委和农业局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至今没有结果。原来组长的错误决定,难道乡政府不应该纠正?盖了井研县人民政府章的土地承包证就没用吗?还不如一张白条条?难道政府拿范绍川这种地痞没办法,还是因为他亲哥范绍云是政府人工作人员可以只手遮天?尊敬的领导,现在我们夫妻年老,我丈夫患脑溢血未全愈,无法在外继续务工想返乡种地,可是地都被人占了,我们今后怎么生活呢?我们只想要回这些年本属于我们人土地补贴和土地经营权。跪谢领导给我们老百姓作主! 王小英(身份证号:511124197105313222) 联系电话:15202872136
发件时间: 2019/9/23 21:27:11
回复部门: 中共黄钵乡委(政府)
回复内容: 井研县黄钵乡人民政府

关于网友在县委书记信箱留言的回复

网友,您好!

您在县委书记信箱反映的问题我乡已收悉,经实际调查,现将情况回复如下:

经查,2002 年,反映人张某全家将户口迁出原椒子村 7 组,迁入本村 5 组,并将山坪塘转包给范某,房子变卖给范某,林权一并转给范某,3份土地丢给村集体,全家外出。按照当时政策要求,为了不使土地撂荒和对公负担农业税有人缴,经村支部书记和村主任同意后,原椒子村 7 组组长将张某退还的3 份土地转包给本组村民范某,并由时任村主任起草了一份转包协议,协议明确了由范某长期耕种,并承担土地的对公负担和农业税。自 2006 年国家实施粮食直补政策后,该 3 份承包地的直补款就通过范某的一折通直接兑现到户。

2017 年土地确权颁证时,椒子湾村考虑到张某一家在 8 组(原椒子村 5 、 6 组在 2004 年 10 月合并村组时合为椒子湾村 8 组)没有承包地,仍将张某退还给村集体的 3 份土地确在了张某名下,乡土地确权领导小组在公示期间没有接到任何反映。 

2002 年至 2018 年间,张某一家从未对土地提出过异议,2017 年底高速公路征地时,也未对土地提出过任何异议。但在下发新的土地承包证后,张某回村要求集体退还原承包地。

对此,我乡组织调解组于2019 年 7月 15 日对范某、张某间的纠纷进行了调解,但双方未达成一致协议,后调解组建议他们向县主管部门提起仲裁或者到法院提起诉讼。 

下一步,我乡将会同县农业农村局和县司法局对该问题进行研究协调,并积极引导双方走司法程序。 

联系单位:井研县黄钵乡人民政府 

联系人:周靖萍 联系电话:15883375831

感谢您的留言。

井研县黄钵乡人民政府 

2019 年 10 月 17 日

回复时间: 2019/10/17 14:32:59